小联盟球员的挣扎生活 但为什么还是没有球员工会

发布时间:2018-06-10 21:25:40

小联盟球员的挣扎生活 但为什么还是没有球员工会

  腾讯体育讯(文/ Marc Normandin SB Nation MLB编辑)小联盟的比赛包含着无限的,使人成为一名棒球迷,爱上有棒球的生活的元素。三十支大联盟球队身处在各个大城市中,而小联盟球队则分散在全北美各地的256个城市和乡镇中,他们的优势包括:价格更加平民,球场气氛更加适合家庭,还有着众多为了有朝一日能登上大联盟的球员们。这一切加起来,让小联盟棒球有着更加纯粹,和金钱至上的大联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是田园诗画般的小联盟也有它阴暗的一面,过去的一百年以来,小联盟的存在就是为了能够给大联盟输送明日之星,利用着成千上万满怀希望,期待着自己未来能够登上最高级别舞台的球员。有朝一日能升上大联盟这个概念将小联盟的球迷和球员们连接在了一起,而这些球员们就像牲畜一样被一个丝毫不关心他们精神状况或者身体状况的系统给牢牢地拴住了。

  想要在未来成为一名在大联盟打球的球员吗?你必须得忍受着恶劣的生活环境,糟糕的食物,无尽无休的赛程,以及低廉的薪水。对了,还有一件事,那就是不要尝试去用组建球员工会的方式来干扰大联盟的封建制度。

  所有小联盟的球员,要么是高中毕业或在大学时被球队选中,要么就是以国际自由球员的方式签约,无论是上面两种情况中的哪一个,球员都会被球队在小联盟控制六年的工龄(Service Time),如果球员升到了大联盟,时钟复原归零,球队又拥有了球员六年工龄的大联盟控制权。举一个例子:若一个球员21岁时被选中,努力从金字塔的低端爬到了最高层,在27岁登上了大联盟的线岁之前,这名球员都会一直被球队控制,在想为哪支球队打球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的线岁时球员终于成为了一名自由球员,但等到那时候,一个球员的巅峰状态却早已成了过去。

  小联盟的日程表没有大联盟那么长,每个赛季一般差不多要在五个月的时间里打140场比赛。赛季短的小联盟从六月份的选秀大会之后开始,大概三个月的时间结束,但是这些联盟的球员们要么是刚从高中或者大学的春季比赛后过来报到,要么是在球队的春训基地练习到开季,或者是刚刚完成了一个新秀联盟的比赛。在以上所有情况里,球员们的日常都十分紧凑,仅有的几个休息日,也都会是在旅途的大巴车上度过的。

  说起用大巴车作为球队的通勤工具,你需要知道一个来自缅因州波特兰的球队,是和在佛吉尼亚州里士满的球队身处同一个联盟,他们都还要去俄亥俄州阿克伦打客场的比赛。

  小联盟球员不受大联盟球员们拥有的劳动保护,而没有什么比今年春天联盟游说联邦政府限制小联盟球员的工资更加明显的证据了。因为有大联盟球员工会的存在,联盟和各位球队老板们并没有把这个权利运用在大联盟球员们身上,至于各个小联盟,没有组织起来对联盟的抵抗,只能成为了满足联盟突发奇想所使用的实验品。

  国会最近限制小联盟工资的决定实际上给球员们反而涨了薪,以牺牲未来收益的后果下,最低月薪从1110美元涨到了1160美元,而且球员只会在常规赛期间收到薪水,超出的时间不适用,而且春训期间也拿不到任何收入。根据雅各宾(Jacobin,美国杂志)的数据统计,收入最高的小联盟球员也不过是一个月2150美元左右,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能拿到收入的也不过是一年中的五个月份而已,球员们一周工作至70个小时,而现在的工资结构只会计算其中的40个小时,超出的部分就相当于义务劳动。当棒球季结束的时候,他们会继续收到日常开销的账单,这些账单不会因为棒球季的结束而停止,因此小联盟球员只能靠四处打零工做兼职来维持生计。

  在和前小联盟球员和兼劳工领袖对话时,有两个数字不断的出现着:6和2,6代表着6个小联盟队友经常会挤在一间公寓里居住,2代表着这间公寓里房间的数量,这样的拮据都是为了能用他们微薄的工资来一起平分房租,除去房租之后,剩下的钱勉强能够确保他们能买得起通心粉奶酪或者麦当劳的超值菜单,好用来填饱肚子。在出征客场比赛的时候,情况能稍微好一点儿,但是真的只是好那么一点儿,因为球员们每打一场客场比赛可以收到25块钱的津贴,如果球员想继续吃快餐,那么省着用25元可以让他们吃上三顿饭,或者运气好的时候球队会在赛前给大家买三明治,即便这样会招致联盟主席关于球员赛前吃东西的一顿指责,这样的话津贴的使用就可以变得奢侈一些,把这25元分配到两顿饭里。

  美国职棒大联盟球员协会成立于1954年,但直到1968年,马文-米勒(Marvin Miller)成为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工会的第一位正式执行董事之前,他们从没有达成过任何集体谈判协议,米勒的上任是一次重要的升级。比起之前只是兼任此职位的工会领导人罗伯特-坎农(Robert Cannon),他曾以使命宣言“不提出要求,没有公开声明”竞选联盟主席职位,最终以一票之差落选。米勒并不是球队老板们的盟友,随着他的上任一些重大改变随之发生,米勒管理下的球员工会花费了很短的时间就废除了保留条款并建立自由球员市场,这些事情花费的速度甚至要比最初的球员工会拿到他们的第一个劳资协定还要快。

  米勒曾经考虑过将小联盟球员也加入到他早期的球员工会里,并且在他担任球员工会执行董事期间重新审视了这一想法,在2012年,94岁的米勒在接受斯莱特(Slate,美国杂志)采访关于不将小联盟球员加入进球员工会保护伞这一决定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

  “把每一个棒球运动员都联合起来的请求,最终输给了缺乏资源,小联盟球队地理位置的分散,以及球员们的梦幻般的理想主义。这些非常年轻的,没有经验的人们想要去挑战球队老板们,还是在他们两眼冒着金光向往着大联盟的时候,这件事就是不可能会发生的。”

  虽然米勒是一个和大联盟球队老板们抗争了几十年的劳工传奇,但是能够把球员工会联合起来统一管理,这本身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老将和年轻球员的利益冲突已经不止一次的威胁着球员工会的分裂,对阵的双方永远是已经收益的一方对阵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收益的一方。扩大谈判单位至包含起所有小联盟球员在这种环境和情况下就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尤其是从二十世纪末期开始球员工会在全美的权利和吸引力已经开始衰落。

  球员们在米勒和他的继任者唐纳德-费汉弗(Donald Fehr)任职期间多次进行罢工活动,期间球员们也反被球队老板们在三次不同的情况下拒之门外。小联盟的收益并不是一直像如今一样的微薄,在七八十年代,大联盟的利润增长到看似不可能的高度时,小联盟球队的价值以及利润一样飞速攀升着。那个年代,是米勒或者费汉弗仅有的一线希望试图将小联盟球员纳入工会,考虑到这种谈判的特性,以及他们的对立面是利益至上的球队老板们以及众多联盟委员,想一想大联盟的统治阶级,以及他们是如何视球员为他们的摇钱树又如何在利益方面压迫剥削球员的。

  球员工会和小联盟球员之间缺乏联系会给那些还在农场系统里的人们带来许多的不便和困难,担任了球员工会劳工律师26年的吉恩-奥尔扎(Gene Orza),提醒了斯莱特,球员工会并不代表任何小联盟球员,因此也没有义务去帮助他们。这其实并不意味着球员工会是一个整体机构并不在乎小联盟球员以及他们的权益,球员工会并不代表小联盟球员只是意味着球员工会没有法律上的义务去帮助他们,球员工会多年来一直在以一种非正式的进行着许多对小联盟球员个体的帮助,这样以来,工会就成功的避开了利益冲突,还能同时进行着自己的战斗。

  最重要的是,劳资协议帮助球员工会给那些在40人大名单里的小联盟球员争取到了更高的薪水,这样扩大了球员工会的范围,也提高了那些边缘球员的生活质量,边缘球员是指那些即将登上大联盟只是还差火候,或者在高级别的小联盟和大联盟中间来回反复的球员们,这样确保了他们不再只能赚到贫困线级别的工资。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成为了真正的球员工会成员,拥有医疗保险,和最低工资41000美元(2015年标准)的保障。

  “恐惧是球员们最主要的原因。”加雷特-布罗瑟斯(Garrett Broshuis,前小联盟球员,现作家,律师)和SB Nation讲述到,“当我和球员们交谈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并不是意识不到拥有一个工会的好处,而是觉得十分害怕。他们看着我就像我刚要求他们和我一起跳下悬崖一样,他们惧怕那些球队老板们,惧怕老板们会因为此事怎么想他们,惧怕老板们会考虑对这件事做出决定并且集体行动。”

  布洛瑟斯是一名前小联盟球员效力于巨人队的农场系统,他最后一次打球是在2009年。在他这个右手投手的职业生涯末年里,他试图组织起一个在小联盟中运行的工会,起因是他看到了很多球员们恶劣的生活条件: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就意识到了有些事情不太对劲,有些时候那些球童一场比赛下来赚的都比一垒手赚的要多。球员们要六个人挤在一间两室的公寓里,就为了能省下越多越好的房租钱,有的球员直接睡在别人家地下室的床垫上,就因为住在寄宿家庭可以省下很多钱,寄宿家庭是挺好的,但是为什么我们要让社区里的居民收留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当这个产业创造出了上百亿收入的时候?”

  很显然试图在球员中组建工会的行为失败了,但是布洛瑟斯并没有放弃与联盟没有竞争的规则作斗争。现在他作为一名律师,正在代理艾伦-塞内(Aaron Senne)和其他小联盟球员共同起诉联盟的案件,他们的事迹就是最开始激励了联盟近些年来对国会的游说关于工资问题的原因。

  “你可以对比一下为了游说国会,前几年和后几年所花费的钱,我们的案件让开销数额直线上升,国会这样的运行方式让人沮丧,你大概已经知道议员们怎么运作的了,你知道他们肯定会偏向那些亿万富翁们,但是直到有什么事情会直接影响到你,我并不觉得你会理解事情的重要性已经它能产生的影响。”布洛瑟斯说着。

  联盟不光只有那些有钱有权的老板们让小联盟球员继续超额工作并且保持贫穷,而且他们在国会里的好朋友会确保他们的一切不公正政策全部合法,所以回头想想,布洛瑟斯之前试图成立工会的行动最终失败也是正常了,他的队友们和其他小联盟球员对高层的恐惧看起来也显得有理有据。

  “塞内对美国职棒大联盟案”还没有结束,即使是国会用立法的方式破坏了它。根据布洛瑟斯所说的:“它并没有彻底摧毁我们的努力,我们还有州立的法律,我们会继续尽我们最大的力量来争取这个案件的胜利。”

  事情的关键是,要让足够多的小联盟球员看到布洛瑟斯所看到的东西,这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马文-米勒,唐纳德-费汉弗和加雷特-布洛瑟斯还有好多人都知道,这感觉起来就像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仅是棒球这项运动,很多其他运动都是有小联盟工会的存在的。职业冰球球员协会(Pro Hockey Players Association)于1967年成立,早了马文-米勒和职棒大联盟球员工会与球队老板们签订劳资协议一年。如果小联盟球员们需要任何理由来团结一致对抗大联盟的财团,那职业冰球球员协会和他们提供给会员的生活质量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理由了。

  “当我1981年打球的时候,我在美国冰球联盟(AHL,国家冰球联盟NHL的小联盟)一年赚了17000美元,津贴差不多是12美元”拉里-兰登(Larry Landon),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执行总裁告诉SB Nation,“当然,现在的津贴是74美元,平均年薪118000美元,最低收入有50000美元。”

  就像美国职棒大联盟一样,国家冰球联盟也负责给旗下的小联盟发薪水,大家都知道国家冰球联盟和美职棒的收益差距,国家冰球联盟在16-17赛季赚了45亿元左右,而棒球大联盟则在17年赚得了超过100亿美金。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冰球联盟小联盟的最低薪水,仍然还是比球员工会和棒球大联盟谈判出的给属于40人大名单中的小联盟球员工资基本线还要高。

  这样的数据使得人们十分信服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权利,但是他们工会在福利方面带来的好处不仅仅只有薪水上的,根据兰登所说的:“进入季后赛的线元,你还会获得整套的医疗保险,包括关于滥用药物和酒精的咨询还有其他,这些福利你的配偶也一样能够享受。我们有全套成熟的医疗程序,我们有职业改善活动来帮助球员适应退役后的生活,用来转行。这些都是成为会员所获得的福利,我们每个夏天都找来15-20个消防员来授课,会有90-100个球员报名参加课程,我们很幸运美国东海岸冰球联赛(ECHL,第三级别冰球联赛)属于我们组织旗下,和棒球联盟比较的话,我们的球员参加这样的课程反而会得到钱。”

  一个第三级别的冰球联盟给球员钱以鼓励球员去参加能够帮助他们退役后融入社会的课程,这要感谢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努力。与此同时,没有组织的第三级别棒球运动员们,看着他们的职业生涯一步步走向尽头,没有退役后的计划或者来自联盟的任何帮助。

  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成功不是一夜间形成的,就像兰登所说,回到他打球的年代,比起执行总裁这个职位,他更像是一名球队代表,球员们并不是拿着打球的死工资为生的,在创立工会时,也有反对的声音从球员中传出,他们就像如今的许多棒球小联盟球员一样,害怕球队老板会不惜一切手段确保自己手下的人按照规矩行事,就像其他任何产业一样。

  那种恐惧,害怕挑战权威挑战老板,惧怕你做了球员代表就会成为他们眼中的目标,在多年的时间后消散了。“那种情绪不复存在了,然后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雏形就出现了。”兰登说到,“在我打球的年代里,没有人想做球员代表,我根本不知道职业冰球球员协会是什么东西。我的父亲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管理一个酿酒者工会管了17年的时间,然后我去学校学习了劳资关系的知识,接下来,我们队的教练对整个球队说,‘你们需要一个强大的工会,屋里有一个新秀也许能帮你们实现这目标。’然后我经过投票就成为了球员代表。”

  快进至2018年,职业冰球球员协会和国家冰球联盟相处良好,“我们非常幸运,球队的老板很支持,联盟的委员们也来参加我们的会议,然后他们做他们自己的演讲,演讲时已经没有任何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人在屋子里了,只有委员和球员。”

  “功劳要给他们,委员们把讨论的话题带回了他们自己的会议上然后说,‘听着,为了我们的球员们,我们应该做这些事情。’所以这些事我们都听说了,我们尊重并感激他们,一切的一切都在于构建良好的关系。”兰登说。

  劳资关系是紧张而忧虑的,在很多例子里,劳动和平都是管理层为了能让劳工们满足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东西而编造出的谎言,所以这些看似良好的关系都可以被轻易的替代。但是看起来职业冰球球员协会和国家冰球联盟互相倾听,共同努力让联盟和球员一起繁荣下去,现在看来这个方法十分奏效。

  对比一下兰登和冰球联盟界的现象与棒球小联盟球员们的情况,你就知道两者间的差距有多大了,听到现在贫穷的棒球球员们哭诉自己悲惨的生活条件时,你就知道问题所在之处了,那也将是未来的棒球球员即将要经历的。

  小联盟球员们因为恐惧高层的权威而没有形成任何组织,大联盟球员们没有对小联盟球员们做出任何帮助,球队老板们使出各种招数让球员工会忙着打官司,这些还不算几十年来让所有工会成员能够团结一心的难度。球队持有者们乐意让自己球队的农场系统保持着封建制度,以在小联盟培养未来大联盟球星为理由,派出一批又一批的劳动力在球场上,然后每个赛季用新人替换掉老兵,实现自己赚钱的目标。

  现在的联盟没有改善小联盟球员生活条件的动机,如果国会一直站在他们这边的话,动机就一直不会存在;如果球员们不挺身而出为自己和其他球员的利益而奋斗的话,动机就一直不会存在;如果老板们继续每年利用上千劳工给他们最低工资来创造收益,去营造一个像今天一样百亿收入的联盟的话,动机就一直不会存在。

  尽管如此,还是很难相信这样的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总有一天,有足够的小联盟球员会克服他们的恐惧,总有一天球员们会受够了被压榨利用,就像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球员工会的成立,就像职业冰球球员协会的成立。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棒球界的所有东西都会发生改变,但是现在,小联盟的球员们仍然被困在贫穷中,被困在过去。